吃阻断药期间又发生高危行为,该怎么办?

发生高危行为

吃阻断药期间又发生高危行为,该怎么办?

阻断药期间又发生高危行为,该怎么办?

近年来,随着社会防艾意识的不断提高,在高危性行为或发生职业暴露后尽快寻求药物阻断的方法也更为人所了解。有人说,只要及时吃上药,就可以高枕无忧。也有亲历者在网上发帖,描述辗转就医过程中心理上的“生不如死”。

性病艾滋病门诊的病人大多行色匆匆,不是戴着口罩、帽子,就是用黑色的大墨镜遮住半张脸。曾经一位女患者让李在村印象深刻:姣好的面容,穿着超短裙和10cm高跟鞋,眼睛上涂着明亮的紫色眼影,在门诊显得格外突兀。

这是她一年内第三次来门诊进行阻断治疗,李在村看着熟悉的脸,忍不住劝道:“多次高危性行为,多次吃阻断药,得病的概率很高啊。”

因为阻断药的出现,有人或许就不再估计,感觉只要有药就不会害怕。但是,不能因为有了阻断的机会就“有恃无恐”。

有“药”就可以有恃无恐?

临床研究和实践已经证实,在暴露于HIV后尽快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可以有效降低HIV感染风险,这种预防措施在医学上称为HIV的暴露后预防(postexposureprophylaxis,简称PEP)。

高危行为包括与艾滋病患者或HIV感染者发生没有安全措施的性行为;开放的伤口或黏膜组织接触到艾滋病患者或HIV感染者的血液;被有艾滋病患者或HIV感染者血液的针具刺伤等。

发生暴露后,越早服用阻断药,药物的血药浓度就能越早升上去,以保证在病毒进入血液前起效。这是一个药物与病毒赛跑的过程。

然而,作为极有效的补救措施,知道阻断药的人并不多。根据中国疾控动态与艾防中心2017年的统计数据,万名受访网友中,有快到一半的人不知道艾滋病可以服用阻断药物。

就算知道HIV阻断药的存在,想买到药也不容易。目前,只有在大城市的传染病医院或综合医院的感染科才能买到阻断药。北京有四家医院,佑安、地坛,协和与302医院;广东全省只有两家医院,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和K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

问题是,如果住在偏远地区的疑似感染者有购买需求,很可能就在路程上消耗了服药的黄金时间。接下来,跟大家聊聊关于“阻断药”大家比较关心的事情吧!

一、阻断药是如何达到阻断HIV目的的?

首先,我们先来学习下阻断药是如何达到阻断HIV目的的,学习这个问题要从HIV进入人体的感染过程讲起。

以性接触为例,HIV先侵犯黏膜部位,穿过粘膜屏障后进入人体的组织、细胞、淋巴结,并在淋巴结繁殖,最后进入血液,这个生理过程一般需要72小时。

整个传播过程中,有几个阻断时机:病毒RNA转变成DNA的反转录过程、病毒DNA插入到人体DNA的整合过程、病毒前体蛋白变成功能性蛋白的裂解过程。

PEP用药就是通过反转录酶抑制剂、整合酶抑制剂或蛋白酶抑制剂的联合使用破坏病毒的复制,进而达到阻断目的。越早进行阻断效果越理想,艾滋病的治疗指南建议为72小时内用药。

二、在吃阻断药的期间又发生高危行,该怎么办?

如果是在保持良好的服药依从性前提下(通常将按时按量服用药物的概率>95%视为依从性良好),在服用阻断药期间,又发生了高危行为,该怎么办呢?要不要重新开始PEP?

我们先来看看PEP的用药方案。《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2018版)》首选推荐的PEP用药方案为:TDF/FTC(舒发泰®)+RAL(艾生特®)或DTG(特威凯®)等整合酶抑制剂。

阻断药中的TDF/FTC(舒发泰®)是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相关指南推荐的用于PEP药物,指的是未感染HIV但感染风险非常高的人群在暴露于HIV的潜在传染源之前就开始服用抗病毒药物,以降低暴露于HIV时的感染几率。科学研究显示,暴露前预防用药预防HIV感染的有效性可达90%以上。

换言之,如果按时按量服用TDF/FTC(舒发泰®),血液中的药物浓度是稳定且有效的,也就是起到了预防HIV的作用了,故PEP期间发生再次发生高危行为,不需要重新开始PEP,也不需要延长用药时间了。